呼吸de艺术

Live in your world, get owned in mine

[烂]ccav再次糟蹋好东西

| Comments

10年前那次唯一的印象是阿姨对着电视拍照片留念。 显然最后底片上只会留下晃动的残影。

这次在家期待能震撼下自己,结果还是边看边骂。比奥运开幕式那次还糟糕。 给各位欣赏下人家的视频,就一个位置都能剪辑成这境界。

China’s 60th Anniversary national day – timelapse and slow motion – 7D and 5DmkII from Dan Chung on Vimeo.

这里还有牛文一篇:从专业人员角度看这次阅兵转播的业余

作者:童爸

60周年,士兵们把脸操练成黑色和血色,把靴子操练成残疾,各部分协调统筹,连天气,部队都硬给调成了大晴天……,各就各位,万事俱备,就等ccav现场直播了。 国庆日,一架直升机从头领掠过,开篇的镜头还算气势磅礴,很不错,可后面,就惨不忍睹了,完全没有表达出应该表达的效果来。 导播能够说清楚一件事情的武器只有一个,就是:镜头。导播首先要做到的是:把事情叙述清楚,当然,他要用电视的手段,调动摄影设备,摇臂也好,飞猫也好,固定机位也好,机载移动设备也好,……,一切的手段,来把国庆阅兵这个事情叙述清楚。 可惜。 (1)事先缺乏准备。至少包括两个方面:机器放在哪个位置?镜头如何切换? 这两个基础的方面第一个需要知道阅兵的流程,第一步是做什么,然后,依次,等等,分别在哪个地方作为起点和结束点,最好的机位和角度在哪,有没有对光线的要求,如会不会逆光等。有了这个讲述逻辑,再去细化镜头和抓关键节点。 在仪仗队升国旗的叙述中,仪仗兵从哪开始,哪个地方会踢正步,哪个地方会亮剑,哪个地方哪个兵会升起国旗,然后安排镜头切换的时间,在这个流程中,大概多 长时间,可以切换出多少个镜头,这些在头脑中预演后,才能提前准确切换到最佳角度的机位和极具冲击力的特定动作,可惜,本次直播在分列式和装备检阅两个环 节,不但角度问题多多,而且基本没有抓到有冲击力的关键性动作,都是动作完成后的滞后跟抓。 (2)对历史阅兵镜头切换没有学习。如果转播没底,可以去翻看国内国际是如何抓镜头的,什么景别、什么角度、多长时间,切换了哪些细节,……,这些不知道是导播觉得自己胸有成竹还是自我觉得够用了,

具体说说导播犯的几个大错误: (1)镜头语言混乱(致命),作为大众传播载体,电视依托镜头语言,来交代事情的时间地点要素,以及起始发展结果。 所以,有很多镜头不是想当然地切换。 第一个镜头,必须告诉受众准确的空间,建立事件叙述的明晰的空间概念,而不能让受众看第一个镜头就建立一个混乱无序的空间感受,(第一个飞机航拍的很漂亮,也很宏观,我们知道了是在天安门搞庆典。这个可以作为模板,搬到阅兵式上,可惜,后来不是这样的。) 我们可以假想一下,如果分列式第一个镜头是正面的大全景,效果会怎么样?这个镜头直到反复在侧面切了若干个镜头后才有短暂的惊鸿一瞥(镜头剪辑的时间机械 化,3秒一变,而忘记了不同景别需要不同的镜头时间,不同的表意需要不同的时间,当快则快,当慢则慢,与此对应的是,给l……d特写的时候,毫无理由的超 过了该景别应该有的时间长度,而抓w &q& s的那个镜头尤其失败。他不喜欢看国庆庆典,以至于要转身?)。 没有大全景的交代,空间感就建立不起来,观众就会困惑:这些人从哪来的?怎么就走到这里了?其次,大全景是表现宏观场面的必须镜头,有了这个大全景后,后面的镜头切换才会有合理的逻辑。 第二个镜头,仪仗队方队的小全景,镜头集中到他们这一个方队,给一个群像,同样,必须是正面的,而不能是侧面的。 第三个镜头(也可以是一组),我们可以拍侧面了,但切忌逆光的侧面,对侧逆的偏好与滥用这是本次转播最大的败笔之一,大量的逆光、且景别全景不像全景、近景不像近景的镜头,完全破坏了一场庄重严肃的视觉盛宴,让大家感受到的是局促、狭小和压抑。 第四个(也可以是一组)镜头,我们可以抓特写,如旗手、如一些有特色的脸庞、整齐的脚步等。 因而,一个成型的转播景别切换应包含大全—全—中—近—特、甚至大特写的逻辑顺序,或许是央视导播不屑于这种小儿科的基本功,可玩高级的又没玩起来,最后 的结果是镜头完全没有体系,变成了流水账:队列—前两个人—敬礼—摆腿—走人。你还不知怎么回事,人就到了,还没看全,人就过去了。那个忙乱,就好像着急 赶场一样。 (2)转播理念僵化 如果说第一个方队属于试验,那么转播第二个方队的时候,就应该意识到要对某些镜头进行调整。由于导播把大部分主镜头机位设立在了天安门城楼一侧(北面),故拍摄的时候,机位形成了侧面逆光的效果,这些机位被导播当成了主机位不停地来回切画面。 非常可惜,后来看到南面也有镜头,正面也有镜头,表明正面和顺光侧面都有机位,当我们看到正面大全的时候,画面正、视角宽,整个阅兵方队一览无余,顺光侧面拍摄的时候,蓝蓝的天,装饰一新的城墙,视角上几多舒服。 可惜,导播没有意识到摄影其实是光影这个本质,一厢情愿地继续侧逆、侧逆、侧逆,于是混乱、混杂、压抑、小气之情被导播一步步地酝酿出来。 方队没了气势(犹如挑刺一样的视角扫出不整齐)、士兵没了阵容(就不给你看正面全景),还没看清楚来龙去脉,人就过去了。反正就一个感觉:他们在踢,踢、踢、踢,很sb也很无聊。 (3)导播没有叙述清楚这些事情之后,人们自然体会不到阅兵的意义,啥阅兵啊,不就是走着走着就过去了。其实不是,他们通过走分列式来表达他们的精、气、 神,表达中国军人的精神风貌。走正步是他们的一个表达方式,导播失败啊,完全无视他们的语言,而自我地不停侧逆侧逆。——按照自我的理解,阅兵就是踢踢 踢,于是士兵的 正 脸 以及整个阅兵方队的 正 面, 除了仪仗队等少数几个一闪而过,其他的基本没有,士兵只有手和脚,像机器一样,摆、踢,然后过去。 欲哭无泪。 似乎他要告诉大家,我就不正脸看你,咋的? (4)摄像机还有一个视角意义。很多时候,摄影机代表了观众的眼睛,当然,除了主观视觉之外,还会有客观视角。有时候,为了需要,会在主客观视角之间进行 切换,从这个角度看,那些正面大全景的缺失实际上一个重要作用就是:间离。把观众的全面的看阅兵的视角封住,不让你看。取代以狭小的、带仰视的、还看不清 人脸的镜头,来增加你内心对阅兵的压抑感受,因为,从第一个镜头开始,他就开始在离间你,不给你想看的,而给你看的,又是画面残缺不全或曝光严重不足(因 为逆光,又懒没开手动调节光圈),要把你从故事现场拉走。 (5)举个更细微的例子,在hu坐车检阅部队过王府井的时候,大家都看到了镜头里的那个东芝的广告牌的镜头,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,但足以表现这个导 播完全没有意识。如果有意识,可以用小景别限制观众的视角,让你看不到这个,实在不行,换一个角度的机位,但这两点都没有,这个傻子傻乎乎地盯着这个镜头 毫无感觉,(东芝老板高兴的很,在这么重大的场合,还是在hu阅兵式出现的,这么多人看转播,免费做的超过5秒的广告,那个广告真他娘的挂得好,当然,导 播也功不可没)。 (6)ccav真不行,建议以后国家在重大场合搞竞标,哪个台方案好,转播技术好,就给谁做,私人的国外的,也行。 这次的亮点在飞机,导演除了偏爱侧逆之外,还偏爱玩前后景,前景摆一个兵,后景是方队、装备部队,但这两个叙述都不成功,原因前面说了,侧逆的角度和不合理的景别已经破坏了整个叙述的基调。 而空军由于有了距离,空—地的空间差,前后景有了效果,而曝光不足也没有再出现,因为空地的存在,仰视的视角变得合理,因而,对这部分转播没什么意见,但 最后15架女兵方队的转播再次出了问题,我一直以为是5架,而不是15架。原因在于转播女兵教练机的时候,导演突然改变了叙述的方式,而这种方式的毫无症 兆的跳跃,让大家觉得他们是在说同一批飞机,而不是3批。 其他可批的地方还有很多,懒得批了。

今年的国庆大阅兵和群众大联欢已经过去了,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好好总结。尤其是CCTV的现场直播,教训太大了。敝人将CCTV的教训概括起来为一句话,那就是:该做的功课没有做,或者做得很不够,而不该做的功课又做得太多、太过。

什么是该做的功课?那就是事先制定一个全面的、详细的、科学的、可行的现场直播方案,包括组织的和技术的,尤其是技术的。从CCTV的实际直播效果来看,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太不够。主要是:

第一、镜头的转换太业余。大家都知道,象阅兵这种宏大的场面,应该用远景镜头来表现场面的宠大、队伍的整齐划一;用中景镜头来表现队伍的那种排山倒海的气 势和催枯拉朽的战斗力;用近景镜头(特写镜头)来表现军人的精神和面貌。三种镜头的何时用远景,何时用中景,何时用近景是很有技术性的。一般是中景镜头居 多(因为阅兵要展示的主要是整个队伍的气势与战斗力),远景次之,近景(特写镜头)最少。而这些都应该在事先的技术方案里进行全面的、详细的论证和规定。 事实证明,CCTV在这些地方做得很不够。 第二、直播的天气因素考虑不周。按常理,象CCTV这样的媒体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业余性质的错误的,可他偏偏出现了。解释只有一个,那就是事先的准备做的 太不充分,考虑太不周全。只要稍稍地准备了方案,象阳光直射、逆光等天气因素的影响就会有应对的办法。可事实证明,CCTV在这里很失败。 第三、镜头的取舍不科学。主要是给领导人的特写镜头太多、太不是时机。阅兵的主角是胡主席和兵、群众的主角是群众,而且,阅兵是不中央开大会,你没有必 要一一地给其它所有中央领导同志每人那么长时间的特写镜头。其实,你在阅兵开始前,全体中央领导同志上天安门时,你完全可以一一地给所有中央领导同志每人 长时间的特写镜头。当开始之后就没有必要了。要知道,领导人的镜头天天可以有,而大阅兵却不会天天有。 什么是不该做的功课?那就是阅兵前的所谓“揭秘”。在阅兵开始之前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大白于天下,已经没有了任何神秘、没有了任何新鲜可言,甚至好多的队 伍已经被“检阅”了无数次了,再在国庆这天拉出来,与过去已经看过无数次、听过无数遍的东西是一样的,让人看了味同嚼蜡,这又怎能有震憾感?我可以肯定地 说,去年奥运会开幕式的成功,有一半要归功于事先的严格保密。如果以象今年的阅兵一样,事先什么东西都“揭秘”了,那去年奥运会的开幕式的评介肯定将重 写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