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de艺术

Live in your world, get owned in mine

唔~唔~iPad

| Comments

当你看到奇怪的标题以及奇怪的内容后. 如果觉得诧异 那我告诉你,哥辛苦快写好的文章突然就消失了. 撤销也不管用. 不管用!

难道是上天的旨意. 嗯,那就不写了.

不过想起个笑话分享下. 包青天审采花贼,问:你为何要逃! 贼: 是上天的旨意 包:靠 贼:我捡到一个桃子! 包:那你为何又被抓回来了? 贼:小人冤枉啊,小人没主意,那桃子是白色的!

想起了包老师,以及那些消失在人海中的朋友们.

有一天我没迟到,老包当众表扬了我. 我很不好意思. 其实是看错钟了,害得我在校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开门.

有一天,我照例迟到了. 避免给班级摸黑扣费. 照例在校门口一边喝豆浆一边等早自习结束. 结果居然撞见老包过来吃早饭. 正当我在为找不到借口而焦急时 老包拎了盘包子做我对面 问道,给钱没,我帮你给. 囧~~ 饭毕立刻走了,没留下一句话.

高一的时候,上课说废话,自习不认真的会被记名字. 然后写检讨. 当然了,初中的我就是在各种检讨中苟活过来的. 甚至这段时间是我文学最爆发的阶段. 受不了每天写重复的检讨文字后, 我改良了抒情,散文,哲学体的检讨文字. 甚至在大一的时候,也没丧失这么技术. 记得那份检讨通宵上网的文字,在班中流传甚久. 呵.哥就是这么低调.

有一天,我预感这几天表现不好 (rp差,被偶然抓到的次数太多,每次老包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出现,我肯定在做些与学习无光或是害国害民的事情), 于是提前写了一篇, 赶在老包找我去谈话前交给他. 果然逃过一劫. 结果后来有次课件我发现我的那份检讨被夹在老包的讲义里面. 于是我又偷了回来.哈哈.

大学里写过两次检讨,都是大一的时候. 一次和班主任有过节 忘记什么事情了,不过可能是这件事. 那天新买了辆自行车,军训结束老崔热情的让我栽他一程. 结果很扯.后车轮被压塌了!! 然后我们就在众人的关注中慢慢的把车拖回那遥远的车店. 然后就跑网吧. 没想到那天晚上唱歌点名了.

还一次就是我的第一次包夜(通宵)(也可能是第二次) 结果被辅导员抓了.

再后来,就再也没写过检讨了. 有时候,挺想念的. 我是不是很变态.

最后,虽然文章没有了. 不过还是要解释下标题. 纪念老友记的那一记 Joe去试镜什么汤的广告

“wuuu~ noodle soup“ “wuuu~ soup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