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de艺术

Live in your world, get owned in mine

停住的记忆

| Comments

还剩几个小时就是iPad3的发布会了,微薄上兴奋的讨论着这次苹果给大家带来什么新的革命性进化,我却突然冒出个画面:iPad第一代发布时候老乔在发布会中恶搞的一张上帝拿着个iPad的图。

记不清08年实习时第一次见到iPhone,macbook air|pro 时的感受了。但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的快感,以及在笔记本上两个手指滚动网页的奇怪感觉却永无法忘记。那时候devon还有个牛皮袋,就和发布会上的一样。每次来上班他先从袋子中抽出电脑,再放到腿上开始干活,无比的羡慕!而现在,满大街都是各种iPhone,以及其他大屏幕手机。商场中遍布苹果的体验店,macbook air,iMac这类设备大家也习以为常。苹果一年的利润超过了google一年的收入。而微软,除去仍然占据着不错的操作系统份额,越来越少被人提起。

曾经,我们没错过一个苹果的发布会。几天前大家就会开始各种预测,然后直播当日便会挂上skype,同时打开n个图文直播网站,关注着地球另一边的一个发布会和朋友们一同分享喜悦。现在大家都安静了不少,甚至会为苹果辩解这次为什么没出给力的产品:你不懂,整合和生态圈才是苹果的最终目的。。不要小看这次发布的软件,可厉害了!。。。你不懂,这次发布的xx可是革命性的,它。。。。

今天搜索时突然找到了自己的一个老博客,里面有篇我写的一个windows扫雷作弊器的源码。扫了下,发现我已经完全记不得MFC的流程和各种奇怪宏的作用了。也许那时候是死记硬背MFC的流程的,才至于如今看那代码有完全陌生的感觉,否则也太老年痴呆症了。

然后顺着这个博客我慢慢挖掘出了许多大学时代的回忆,这些回忆大部分都和各个网站的一个个ID紧紧的绑着。有我大学论坛的帐号(还记得发了个卡巴斯基破解版,以及h3c vista兼容版骗到的几个精华帖。 还有刚入校后回家组队老乡一同回家的贴纸,幻想着能和单身妹子回家的幸福生活却从未成功=。=), 还有各种游戏论坛的帐号,记得还有个高级别的3dmgame的帐号,登陆后就能进入特别板块,可以下载日本Hgame哈。还有玩过的各种网游的帐号,那些帐号信息基本都已经忘记,和里面尘封着的人物和它们的好友们就一直锁在某处。

然后我想到了我的space.live.com帐号,结果发现已经停止服务。而且连迁移内容的服务也已经关闭。突然有些伤感,大学有段时间玩space玩的非常开心,认识了不少朋友,写了不少文章。而现在我完全记不得里面有什么了,那么多年轻的记忆,就这么丢了。

上周在女友家,忍不住在她电脑上安装了魔兽,非常兴奋的安装了dota对战平台准备找找刺激。结果安静的玩了几局Dota,输赢各半,少了杀了对方角色的快感,也没了太多失败时候的沮丧。满脑子想的是大学时候几个寝室间的大战,甚至后来天天通宵对战的场景。却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

去年买了个xbox游戏机,买回来兴奋了几天后。现在基本已经和几十张买了后就未开封的游戏一起,尘封在公司里。唯一有价值的还是手柄电池,现在它们沦落成了我们的鼠标电池。

那些停留的记忆,慢慢模糊,慢慢尘封,使劲的回忆也没法想起具体的感动。但常常有一天我会突然想起某时候的一个片段,心中戈登一下,有些说不出的感受。

写到这里,突然想到个产品。大概叫 MemoryBook,就是能将你所经历的,所做的都存档起来。以后可以看相册一样浏览某时间的记忆。写到这里时again突然觉得这个产品和我们历史渊源的日记本非常相似,所以我要继续想想。

晚安。

Comments